关灯
护眼
字体:

126.第一百二十六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但是她的脚像是定在了原地一样,不听自己的使唤,久久都挪不开一步。

    “还有事?”

    薄欢忙摇了摇头,但是下一秒她又想到了什么,又跟着点了点头。

    程执都被弄得没了脾气,“还有什么事?”

    薄欢小心地看了一眼程执,“你……最近都会来学校吧?”

    “不然呢?”

    薄欢有心问问程执是不是已经申请了国外的学校,但她又觉得何必再问呢。

    程执肯定是会走上辈子的路。

    昨晚她用这几年攒的压岁钱找了一家中介帮她申请程执的学校。这件事她是偷偷做的,连家人都没敢告诉。

    薄欢摇摇头,“没事了。”

    说完她才慢吞吞的,不舍地离开了。

    走到楼梯转角口的地方,薄欢忍不住又回身偷看了一眼。

    她以为程执已经回班了,但没想到他居然还站在原地看着她。

    薄欢下意识朝他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挥手告别,然后欢快的跑下楼了。

    和他待在一起,她觉得就连空气都是甜的。

    程执一回到班里,他的好兄弟江南就凑过来了,“小四,最近桃花很旺啊。”

    程执嗤了一声,整个人懒洋洋的,“能有你旺?”

    江南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多情种,初恋可以追溯到小学。

    “这不一样。”

    程执慢悠悠地坐下来,“哪里不一样?”

    江南挠了挠头,他就是觉得不一样,但要他具体说出哪里不一样,以他现在的阅历,他又说不出个之所以然来。

    他最后总结道,“总之你的这朵桃花,和我的很不一样。”

    -

    距离高考还有三个多月的时候,最后的冲刺阶段,每一天都弥足珍贵。

    薄欢一边忙着重新拿起知识点,一边忙着追逐程执,每一天都过得格外的充实。

    在大多数学生眼里犹如地狱一般暗无天日的高三,在薄欢看来,却如同草莓奶油糖一样甜。

    她甚至巴不得这样的日子久一点,更久一点。

    很快就到了高考动员会的这一天。

    早在前几天薄欢就已经通过了老师的考核,从二十多个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拿到了上台表演的资格。

    除了她之外,另外两个上台表演的都是高中这两年多里的文娱积极分子,时常活跃在各种活动和舞台。

    像她这种前两年默默无闻,淹没于众多学生,高三突然跳起来的,和这两个积极分子自然是不熟悉的。

    薄欢争取这个表演资格,也不是说表演欲爆棚什么的。她只是觉得,她喜欢的那个人那么耀眼,她怎么也不能太平凡了。

    李潇潇对于薄欢突然就要上台表演的事表达了相当大的震惊,她忍不住感慨道,“高三只剩最后三个月了,你还真是拼了啊。”

    李潇潇口里的这个拼,指的不是薄欢学习拼,而是追人拼。

    她还真的是豁出去了。

    李潇潇莫名很羡慕薄欢的勇气和潇洒。

    有些人,也许一毕业大家各奔天涯之后,此生都见不到了。

    所以相比于从前那个只敢默默喜欢程执,连告白都不敢的薄欢,李潇潇明显更喜欢现在这个敢爱敢恨的薄欢。

    她给薄欢做了一个加油鼓劲的姿势,“薄欢,加油!”

    薄欢笑了下,拿起老师提供给她的学校琴房里的小提琴,去后台等着上台了。

    薄欢听着台上各种鼓舞人心的高考动员台词,内心也充满了对未来的期望。

    她的人生,才刚刚起航。

    这一世,她还能去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马上就轮到薄欢上台了。

    她拿着小提琴,走到舞台中央,向台下鞠了一躬。

    今天,她演奏的是曲子是《小提琴协奏曲》。

    程执最喜欢的小提琴手海菲兹,第一次公开演奏的曲子就是《小提琴协奏曲》。

    而她,今天在学校的大礼堂里第一次在程执的面前拉起小提琴,也同样选择了这首曲子。

    当悠扬的小提琴声响起,薄欢就渐渐沉浸在了音符的海洋里。

    台下,江南卧槽了一声,“我记得你喜欢的小提琴家也拉过这首曲子?”

    程执嗯了一声。

    江南挠挠头,“我怎么觉得她这个水准不低啊?感觉开独奏会都行了。”

    江南虽然不学无术,更不会拉小提琴,但因为从小生长环境的缘故,他的欣赏水平还是在线的。

    一听,他就知道薄欢这个小提琴水平不是业余的,非但不是业余的,听着倒像是……专业的。

    他听过的音乐会上的大师的演奏水平,好像也就这样了,甚至有些还比不上薄欢。

    薄欢小提琴居然拉的如此的出色?

    江南都察觉到了的事情,程执自然也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的。

    她的技巧很是娴熟,让人很难想象这样美妙的琴声,居然出自一个高中生之手。

    这样的天赋,真的很难的了。

    因为时间有限,所以薄欢拉的只是第一乐章。

    但一个乐章,足够展示她的技巧。

    不得不说,这一场演奏,对爱小提琴的人来说,完完全全就是一场听觉的盛宴。

    薄欢下场的时候,掌声稀稀拉拉的响起。

    台下响起的掌声远远不如刚才那个女生的。

    刚才比她早上台的女生表演的节目是唱歌,唱的是最近正流行的耳熟能详的歌曲。一曲毕,台下掌声雷动,由此可见这个女生的受欢迎程度。

    薄欢对此并不在意,甚至早有心理准备。

    小提琴并不是人人都喜欢,并且能够欣赏的。就算她拉的再好,如果她在街头表演,也不一定能够吸引几个路人的眼光。

    所以刚才那个女生的表演比她的表演更受欢迎早在她的设想之中。

    知音难觅。

    她拉奏小提琴本就不是为了别人,而是拉给同样热爱小提琴的人听的。

    比如程执。

    比如其他和她一样学过小提琴,并且热爱着小提琴的人。

    薄欢下台之后先是将小提琴还给了老师。

    这辈子,她还没来得及拥有一把自己的小提琴,所以也只能先借用学校的。

    等她还掉小提琴之后,她回自己位置的时候刚巧经过程执所在的那一排。

    程执坐在靠走道的最边上,他边上就是江南。

    她离他们还有几步远的时候,江南就急吼吼地喊,“妹子,你小提琴拉的很可以啊!”

    薄欢抿唇笑了下。

    笑完,她眸带期待地看向程执。

    江南觉得她拉的很可以,那么他呢?

    他觉得她拉的怎么样?

    很快,程执就亲口告诉了她答案。

    他毫不吝啬地给出了赞美,“刚才的表演很完美。”程执就是这样的,身上的气质复杂但又迷人。很多时候,他身上都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姿态,但有的时候,他又会表现出他的男士风度。

    该赞美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答案。

    完美。

    这在程执这里,应该是极高的评价了。

    上辈子,薄欢学习小提琴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很多人都是从小就开始练习的,她的起点太晚了。

    但好在她还算是有点天赋。

    为了拉好小提琴,她没日没夜地练习,整个人就像是疯魔了一般。

    如今,她为之付出的一切汗水,一切眼泪,一切辛苦,统统都有了回报。

    明明是一句来自程执的真诚的赞美,薄欢却莫名却湿了眼眶。

    她上辈子努力的想要让他看到的东西,这辈子,他终于看到了。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