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0.吸血鬼结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酒吧一断电, 那自然就演奏不成了,酒吧里的客人纷纷扫兴地离开了酒吧, 酒吧的工作人员十分纳闷地去查找断电的原因, 结果看到酒吧的线路被人齐齐剪断。

    酒吧老板顿时脸色难看地打骂出声, 开始打电话找维修人员过来维修电路, 并且恨恨地表示等到监控器通电后, 他一定要找出敢剪断线路的垃圾,并且把对方送到警察局去。

    不过显然酒吧老板的这个梦想是注定破灭了。

    不提酒吧老板这里的情况,就说在酒吧断电之后,温迪也从酒吧里出来了,他站在外面抽烟。

    白若水则站在巷子里示意陆行舟将人引过来, 陆行舟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然后面带微笑地走了过去,温迪看到陆行舟走过来,表情也有些惊讶,他盯着陆行舟看了会儿笑了起来:“你是那天的东方美人, 怎么了找我有事?”

    陆行舟盯着温迪:“那天你说如果我遇到了什么事情可以过来寻求你帮助。”

    温迪弹了弹指尖的香烟,他讶然道:“美人真是遇到事情了?”

    温迪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陆行舟身边的白若水, 他了然地道:“看起来是你的那位女伴遇到问题了。”

    陆行舟点了点头,期盼的看着温迪:“你说的对,是我的女伴出事了, 那天你说了我可以来找你, 卡尔先生, 如今我在法国举目无亲,若水失踪了以后我很惶恐,不知道该找谁帮忙,然后我想起了你那天说过的话,卡尔先生你应该是个言而有信的人吧。”

    温迪笑了起来:“如果我帮了你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陆行舟抿了抿唇,似乎下定了决心:“你跟我过来,这边不是说话的地方。”

    温迪似乎并不介意陆行舟要求,他把香烟扔到了垃圾桶中,跟在了陆行舟身后朝街道深处走去,看到陆行舟走到巷子深处,温迪的脸上露出邪恶的笑。

    等到陆行舟走进巷子深处站好后,温迪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跟了过去,然而想象中他压住对方享受美味血液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就在温迪刚刚走进巷子里的时候,一股奇怪的力量把温迪牢牢捆住,把温迪捆的宛如粽子一样,半点都动弹不得。

    而温迪念念不忘的那位东方美人却朝着巷子深处笑了起来:“若水,抓到人了,你也该出来了吧。”

    随着陆行舟话音落下,那天温迪看到的对方的那个女伴出现在巷子中,虽然这位女伴的性别容貌更符合温迪的审美,按理说温迪也应该把对方定为猎物才对,可是这位东方美女身上却有一种让温迪十分厌恶的气息,让温迪本能地想要避开对方,直到现在温迪才明白为什么他会觉得对方讨厌,原来对方根本就是隐藏的猎魔人。

    温迪惊愕地看向陆行舟,随即才意识到自己是中计了,他顿时愤怒地挣扎了起来,因为挣扎的太过强烈,温迪英俊的脸也变得有些狰狞,眼珠子暴突泛着红光,唇角也露出两颗獠牙:“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卡尔家族的子爵,居然这样对待一个血族子爵,你们是想死吗,还是打算挑起和血族的斗争?”

    白若水走到温迪面前,仔细打量着对方,说实话她还是看不出对方的本体是什么,虽然知道对方在这里被称为血族,形象是一只蝙蝠,只是在白若水眼中,面前的男人没有妖气只有魔气,也没有什么本相,而且身上还散发着尸臭味,浑身上下冒着黑烟。

    “你就是抓走安娜的血族?”

    温迪瞪着白若水吼道:“什么安娜,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白若水皱眉看着对方:“我用了安娜的血亲的血来寻找安娜的踪迹,但是最后指示的方向却是你这里,这就证明安娜被你藏起来了,你把安娜藏在什么地方了,你是想自己说还是我让你开口说?”

    温迪瞪着白若水怒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藏一个女人干什么,你看我的条件我需要像那种卑劣的猥琐男人一样偷藏女人吗,只要我勾勾手,哪个女孩子不愿意过来。”

    “看起来还是不愿意说了。”白若水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所谓的血族,啪地一声打了个响指。

    拴着温迪的东西顿时显现出形状来,此时温迪才拴住自己的到底是什么,那竟然是一条散发着金光的铁链,不,实际上那根本不是铁链,温迪清晰地看到那是一张张画着红色咒符的黄纸组成的铁链,那条铁链仿佛有生命一般,在对面那个东方女人打起响指了之后,铁链竟然如同蛇一样越绞越紧。

    这也就算了,黄纸化成的铁链似乎蕴藏着温迪不知道的力量,在越绞越紧的同时,黄符中传出的力量宛如熊熊烈火烧灼着温迪的灵魂和肉体,这种痛苦也加大了铁链绞紧时候的感觉,让温迪痛苦的嘶吼出声。

    “这到底是什么武器,我可以肯定它不是圣器,但是为什么它会有和圣器一样的力量?”温迪红着眼睛瞪着白若水:“你到是谁?”

    白若水对于温迪的哀嚎充耳不闻,她只是冷淡地道:“还不愿意说出来吗?”

    金色的铁链轰地一声燃烧了起来,那火并不是普通的火,泛着金光的火焰烧在温迪的皮肤上,发出滋啦滋啦的响声,竟然让温迪这种堂堂血族大子爵直接变成了烤肉。

    “其实你不说也没什么,我解决了你之后,罗盘再指的方向就是安娜的方向,大不了解决了你之后我和行舟再自己慢慢去找一找。”

    白若水说着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继续催动着黄符,温迪惊恐地感觉到自己真的要变成炭烧蝙蝠,死亡逼近的恐惧让他大脑飞速运转了起来,他开始拼命地回想到底安娜是谁。

    血族的大脑逼近比普通人的脑子好用许多,想到了最后温迪总算想起来安娜是哪一号人物。

    他前一段时间闲来无聊去学校当了一段时间的任课老师,然后在学校里碰到了一个看起来很可口很可爱的小甜心,最后他忍不住给小甜心来了一个初拥,打算将对方养在身边玩玩,只不过温迪的兴趣来得快去的也快,初拥过后就觉得没意思,然后就把对方扔到一边去了。

    想起来对面东方女魔鬼要找的是谁之后,温迪顿时大叫了起来:“别烧了别烧了,我想起来了,你再烧我就说不出来了,就算你们自己能去找那个小姑娘,但是也没有我来帮你们找来的快吧。”

    果然对面那个女魔鬼听了之后打了个响指,缠着他的那条金锁链顿时化成了灰烬,就在温迪转着眼珠考虑要不要逃走的时候,对方突然捏着他的脸给他嘴里塞进去一样东西。

    温迪顿时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你给我吃了什么?”

    白若水看着温迪似笑非笑地道:“别想着逃跑,不然我特制的毒药会让你生不如死,不管你跑到哪里,最后都会乖乖地回来求我。”

    温迪有些不太相信对方的话,毕竟以他们血族强悍的肉身,除了教廷那些该死的圣物,还有面前这个女魔头刚刚用的那个古怪的黄纸锁链,有什么东西能毒死他们,再说了他们的身体都已经没有心跳是一具死人的身体了。

    但是温迪刚刚蹦出这些想法,他就觉得肚子剧烈地痛了起来,仿佛有一只巨手在他肚子里乱抓,一副要把他肚子直接抓破的感觉,他顿时大声叫道:“我信了我信了,你快停下来。”

    白若水停下了咒语,她喂给温迪的其实是一只蛊虫,原本白若水还想蛊虫对国外的吸血鬼会不会有用,但是没想到还真的是有用的。

    “现在带我们去找安娜。”白若水没有耽误时间而是直接道。

    温迪有些为难地道:“虽然我知道你们要找的是谁,但其实我和那个小姑娘并没有接触多久,当然我也没有把她藏起来,我只是给了她一个初拥,然后就把她放走了,她现在在哪儿我也不太肯定,要是被教廷的人发现,估计她现在该死了。”

    白若水皱眉道:“初拥是什么?”

    陆行舟在旁边小声道:“是血族发展后裔或者奴仆的一种方式,血族将初拥对象的血吸干,然后再赋予对方自己的血,这样对方就成了血族的后代,其实算起来和僵尸吸血后发展小僵尸差不多,只不过血族可以依据自己需要主动发展后裔,僵尸是被动的。”

    “难怪罗盘会指示他的位置。”白若水拿出了手中的罗盘,发现罗盘上安娜的指针在指向面前的温迪之后,就开始打滑,似乎想要再寻找一个方位,而罗盘上的分叉也越来越明显。

    “安娜没有死,不过如果你再说不出她在哪儿,那你就可以死了。”白若水收起罗盘神色冰冷地道。

    “等等,我试试。”眼见对面的东方女魔头又要掏出黄色的锁链,温迪立刻神色惊恐地道,接着他眼珠直接变成了凝重的紫色,口中发出了奇怪的响声。

    这其实是温迪的天赋技能的一种,血族如果有了爵位实力之后,就会发展出自己的天赋技能,而温迪的天赋技能就是随时召唤自己的后代,或者去感知自己的后代到底在哪里。

    温迪发动了技能之后,表情就不太好看,他喃喃地道:“安娜怎么会在那里?”

    “怎么了,是有什么问题吗?”白若水目光冷锐地看向温迪道。

    温迪摇了摇头:“不是有什么问题,是安娜被带到黑暗堡垒去了,那里是蒙西特家族的地盘,他们都是一群蛮横凶残的血族,长得丑就算了脑子还不太正常,一心想要掀起圣战,我不想和他们打交道。”

    白若水和陆行舟对视了一眼,看来血族之中也有分裂,而之前雅心的案子看起来就是蒙西特家族的人做的了。

    温迪说完了之后,正好撞上了白若水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哆嗦了一下立刻道:“我很想和他们打交道,现在就去,现在就去。”

    白若水露出了早就该如此的表情。

    温迪带着白若水和陆行舟来到了蒙西特家族的黑暗堡垒大门前,蒙西特家族所谓的黑暗堡垒其实也就是中世纪流传下来的一座城堡,这栋城堡的位置比杰西家的城堡还要远,坐落在非常偏僻的郊区山顶上,另一半则是悬崖,下方就是滔滔河水。

    看得出蒙西特家族的城堡设置的有法阵,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座普通的城堡,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且因为法阵的缘故,普通人看到了这座城堡后,只会觉得这座城堡无比阴森,一点都不想靠近。

    但是在白若水三人眼中,这座城堡却到处都是蝙蝠,这群蝙蝠散落在城堡各处,时不时飞进飞出,偶尔还有衣着华美打扮成中世纪贵族模样的人在来回走动。

    温迪转身看向白若水道:“安娜应该是被蒙西特家族的人带走了,不知道对方把安娜带到老巢是什么意思,但是待会进去后只怕不太好找,而且你们这样进去也会打草惊蛇,如果让蒙西特家族的人察觉到你的奇怪之处,他们只怕会直接封闭城堡。”

    “那你觉得怎么做比较好?”白若水目光清冷地看向温迪道。

    不知道为何对上白若水的目光,温迪满心的计谋都消散了,原本他听到那个陆行舟的话,认为对面两个人对他们血族应该不太了解,所以想要在对方身上留个印记,但是现在他总觉得自己说出来一定会死。

    所以温迪只是期期艾艾地道:“也不是怎么做比较好,我可以以拜访蒙西特家族的名义带你们进去,到时候你们可以伪装成我的血奴,但是你们身上的气息不像是血奴的样子,只怕瞒不过去,所以你们要让我咬一下,不需要太深,只需要把我身上的气息灌注进去就行了。”

    白若水皱起眉,温迪看见白若水的表情连忙道:“当然实在不行我可以进去看看能不能把安娜带出来,不过可能性比较低,毕竟蒙西特家族是出了名的不讲理。”

    “不需要这么麻烦。”白若水说完之后在温迪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伸手抓住了温迪的手,温迪还没说什么,就觉得手指一痛,白若水竟然从他手指上挤出两滴鲜血。

    温迪顿时目瞪口呆地看着白若水,但是接下来的情况让温迪更觉得三观碎裂。

    只见白若水取出两滴血之后,将两滴血分别抹在了她和陆行舟的额头上,那两滴血很快就淹没不见了,此时温迪敏锐地闻到了两人身上的味道,竟然是他的味道。

    “这……”

    不需要咬破颈部动脉灌注气息,不需要进行初拥,两人身上就这样沾染上了自己的味道,温迪觉得自己有些接受不良,他喃喃地道:“你们东方猎魔人就这么厉害吗?”

    “别废话了,进去吧。”

    直到走进蒙西特家族的城堡中,温迪神色还有些恍惚。

    温迪走进城堡之后,立刻有蒙西特家族的人通报了城堡的主人,不过因为温迪只不过是个子爵而已,所以蒙西特家族的人也并没有太过上心,只是安排了一个侯爵过来招待,那个侯爵和温迪还认识,名字叫缪希。

    缪希看着温迪彬彬有礼地微笑道:“公爵阁下正忙于黑暗议会的事情,家族里的几位伯爵大人也跟着公爵大人一起过去了,所以才让我过来招待卡尔先生,不知道卡尔先生过来是不是卡尔家族有什么事情要商量?”

    温迪笑了笑:“哦,我这次来并不是为了卡尔家族的事情,只是听说你们蒙西特家族迁到了法国,所以过来看一看,想要和你们换换血奴,我听说蒙西特家族的血奴圈养的比较好,我身后这两个嘛,用的有点腻味了。”

    缪希看向温迪身后的白若水和陆行舟,他眼睛一亮:“这可是稀有的高级东方货色,这个男性身上的味道……”

    缪希陶醉地叹了口气:“天呐,他的味道真香,就连我们大人曾经捕获的那位教廷圣女都比不过吧。”

    被缪希盯着一脸陶醉地在身上闻闻又说出了这种话,陆行舟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如果不是为了找出安娜,他想他大概会忍不住拿剑把这个蝙蝠窝给捅碎,对方说的这些话总让他想起来被南逐星抓走的那段时间。

    缪希好一会儿才从陆行舟的血的吸引力中回过神,他皱眉看向温迪:“温迪,这样极品的鲜血来源,你为什么要跟我们换?”

    温迪笑了笑道:“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也不想把他们拿过来交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