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42.第142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小可爱的订阅比例未到, 需订到一定比例哦  白骨走进一看, 伤口齐整,干净利落, 手段极其残忍血腥。

    而对手却一片衣角都没有落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暗厂重重叠叠选上来的人不可能弱到这个地步, 除非那个人的武功于她平齐,或者高于她。

    白骨手腕一转,手中的盲棍一下如壳剥落,露出里头锋利的剑,一步步往杏花深处走。

    越到深处越静,连寻常的风声都不曾起。

    白骨眼眸微动,不动声色观察四周。

    身后似有影动, 一转头却消失不见了,白骨目光慢慢沉了下来,从来都是她在暗处, 现下却调了个位置。

    一侧突然一剑劈来,白骨提剑一挡,还没看清楚, 那人便已经消失在落花深处, 只余杏花扑哧扑哧落下,显出刚才不是幻觉。

    白骨即刻追去, 越过层层叠叠横出的杏花枝头, 林中杏花一碰就落, 似下起了一片杏花雨,尽头站着一个人。

    那人的衣杉与她平日所穿相似,身形清瘦修长,乌发垂腰,看似文弱却浑身上下透着危险。

    见白骨而来也不理不睬,仿佛全无察觉。

    装神弄鬼!

    她眼神一暗,猛地提剑刺向他的后背,那人不避不闪,背后一下被血染红。

    同时,她的背后也跟着一凉,一阵尖锐的刺疼传来,这般悄无声息地偷袭,她竟然无从察觉,这人武功明显高她数倍。

    白骨拔剑回身,猛地向后挥去,却挥了空,定睛一看,根本没有人!

    身后一阵风劲而来,她一个前倾避开,转身一看,是刚头她一剑刺中的人。

    素手持剑,皮肤皙白地近似透明,像是常年不见阳光,苍白地近似于病态,唇瓣淡色,整个人都很淡,淡地快要散去,如淡墨而画的人,眉间却一点鲜红的朱砂。

    这个人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连神态都模仿地一般无二,可以说易容地完美无缺。

    这样的模仿没有在身旁细细观察半载是绝对没有不可能做到这般像的,而她向来独来独往,不可能给旁人这般多的时间观察。

    “阁下这般费尽心思习学,不知所为何?”

    那人不声不响,只一眼不错地看着她,那眼神死死盯着,叫人不寒而栗,如同听不懂人话的畜生一般。

    白骨才知自己原来是这般模样,怪道常有人见了自己便见了鬼一般,现下看来简直比见了鬼还可怕,连她都有些看不下去。

    对面的人一击不中,又提剑刺来,刚头白骨的那一剑似乎半点不曾伤及他,而她背后的伤确实货真价实,仿佛刚头她全力一剑刺到的是自己。

    这人武功与她不相上下,几乎是持平,不过几个来回白骨便觉吃力,她苦练邪功数十载,从未在武学上输于任何人,今日却遇到这样一个连模样都不知道的人,路数还于她不相上下。

    白骨一个聚气,眼中杀气毕现,接连数剑,快到如虚影,趁其不备猛地朝他胸口击出一掌,那人受不住力往后倒去。

    白骨胸口随之巨疼,连退几步,撞到身后的杏花树上,杏花扑簌落下,喉头一腥猛地喷出了口血。

    筋疲力尽间抬眼看去,那人动作神态与她一模一样,她心下一悬,太诡异了,无论是这个人,还是这片杏花林都太过诡异!

    那人慢慢站起来,身上鲜血淋漓,却一点不受影响,提着滴血的剑一步步向她而来,就像以往她每一次杀人一般。

    杏花在眼前轻飘飘落下,一片片仿佛放慢了速度,她看了眼手臂上的伤口,这一处她记得很清楚,根本没有被他伤到,而是她刺穿了他的手臂,可现下却流血了。

    而她身上的每一处伤都是如此……

    看似伤在这人身上,实则自己也不曾幸免,而他却只是破了层皮一般简单,就像一个木偶人。

    这般古怪却容不得白骨细想,那人已然提剑劈来,她忙提气避过,那剑劈断了她原本靠着的杏花树,又接连袭来,剑锋几次都险些抹了她的脖子。

    白骨避无可避,电光火石间提剑扎向了自己的手臂,下手极狠,一下刺穿。

    那人手一抖,这才像是受了伤。

    可片刻后,又向她行来,那誓不罢休地玩命劲头简直和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

    白骨转头飞身离去,后头穷追不舍,实在太过难缠,一步一步都极为凶险,这般恶斗,她浑身上下已是伤痕累累。

    那人却好像根本不痛,比白骨这样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还能忍,让她有些力不从心,她心里不得不承认今日怕是要折在这林中了。

    这般小伤根本不可能阻止这人,而她也不过血肉之躯,这般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白骨看了眼自己手臂上的伤口,身后一剑带着凛冽的剑气袭来,横竖都是死倒不如走一遭险棋。

    她提起剑架往自己的脖颈处一送,细白的脖间一道大血痕,割破了血脉,脖子一下鲜血喷涌而出,疼痛不堪,连呼吸都无法,一切真正濒临死亡一般。

    白骨捂这伤口忍着剧痛死死盯着眼前那个同样快死了的人,他捂着脖子的伤口,鲜血从指间流出,一下跪倒在地,气绝身亡。

    这人一倒地便消失不见了,像是从来不曾出现过。

    白骨的痛感慢慢消失,脖子的伤口也消失不见,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她的幻象。

    可身上的伤口却告诉她刚头的一切都发生过,也就是说如果她没有行那破而后立这一死招,接下来将会无休无止在这阵中厮杀,生生耗死。

    以往便是见过幻阵,也不曾历过这般凶残的阵法,刚才那人显然就是她自己,便是再厉害的人进了这阵,也难以脱身。

    此阵欲强则强,遇弱则弱,谁又能斗得过自己,而谁又想得到破此阵的法子是自绝身亡?

    也只有白骨这样丧心病狂的凶徒才会想得到这个法子,一个对自己都这般残忍的人,也着实叫人毛骨悚然。

    白骨伤痕累累出了杏花林,这一次刺杀暴露了,往后想要再杀王进生只会更加艰难,而暗厂不是容许失败的地方,它的惩罚远比想象的还要恐怖。

    阵外头天色已晚,老者扮相的鬼十七与属下悄无声息的行来,见白骨满身是伤,忙伸手扶她,“长老,发生了何事?”

    手还未碰到,便被白骨阴冷的眼神骇到,他忙收回了手。

    白骨以剑撑地,额前的几缕发丝垂下,衬得眉目如画,唯憾面色苍白若死人,眼里又少了些半点人该有的东西。

    她抬手慢条斯理梳理额发,微微垂眼看着衣摆上滴落的血迹,在地面上落下点点红梅,费尽千辛万苦才破了阵,却连设阵的人都不曾见过,这般叫她如何不忌惮?

    白骨看着几片杏花被她带出了杏花林眼神越发凶狠,“水榭那处的处理了几个?”

    “已然处理掉,他们只留下了一个勘察水榭,其余全跟着王进生去了。”鬼十七神情略有些慌张,唯恐在白骨心中落下了不得用的印象。

    白骨略一沉吟,吩咐道:“王进生另有高人相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