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45章 左倾产品(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头上是很普通的发髻,一支金钗斜插。这身衣服并不是出席正规场合的衣服,有一种居家便服的感觉。

    李彦和她并不熟悉,无论是身份还是关系都不可能这身打扮,看着有些随意。两个人坐下,李彦说道:“袁夫人,不知你要见我何事?”

    袁氏轻轻一笑,看了一眼室内的王恒和左右的侍女。李彦说道:“王恒,让人退下。”

    王恒也奇怪,他都早就忘记了这个人,如今看到才想起来。摆手让室内的人退出去离开,他也远离前厅,守在外面,防止有人进来。见室人的人都离开了,袁氏说道:“听说永王一直想见我,所以我今天特意登门,不知永王有什么指教?”

    李彦彻底发愣:“袁夫人,开玩笑吧?我为什么要见你?你我素未谋面,也从不接触,你听谁说的我想见你?”

    袁氏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永王,几年前就开始追查我是谁,这一次又让窦线娘转告,所以,我只好亲自来了。”

    “你……”李彦的下巴差点被惊掉,这回可是再也稳定不住了,眼睛瞪得很大,嘴都有些变结巴了:“你……你就是弥勒教主?”

    袁氏轻轻一笑:“各中原因,永王清楚,有惊扰之处还请永王见谅。”

    “等等,等等。”李彦摆手说道:“你先别说,让我喘口气,这太突然,我心脏受不了。”

    看李彦的样,袁氏笑了:“永王不是这样脆弱的人吧?”

    李彦说道:“不是脆弱是脑袋不够用,袁夫人你确定不是消遣我?”

    “永王,你看我会用这样的事和你开玩笑吗?”袁氏轻轻说道。

    李彦平静一些点头说道:“确实如此,好像这个玩笑谁都开不起。”

    袁氏点头说道:“奴姓袁,小字紫烟,请永王还是不要叫什么袁夫人,我也不是什么夫人,只是一个妾室而已。”

    “停”李彦连忙摆手:“你叫袁紫烟,十六院夫人之一?那袁天罡是你叔叔?”

    这回轮到袁紫烟发愣了:“永王确实是永王,我和家叔的关系天下好像没几个人知道吧?你是怎么知道的?”

    李彦有些蒙了,不是小说里的事都不准吗?这怎么是真的?原来隋唐演义里也有真事啊?

    他知道这个袁紫烟还是后世看隋唐秘史这本书里才知道的。本来求证过,隋唐演义里很多人和故事都是瞎说的,什么十八条好汉,什么十八路烟尘,什么六十四路反王,那全是没影的事。李玄霸没成年就夭折死了,裴元庆也不使梅花亮银锤。本来以为都是小说里杜撰的,可还真有这些人啊?

    好半天才说道:“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叔叔会算,不代表别人不会算。我只是想问问你,今天来什么意思?”

    袁紫烟的脸严肃下来:“永王,其实我一直不想接触你,但你的手段太狠了,逼得我已没有退路,不得不现身。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恨弥勒教,不惜乱杀无辜也要清除我们,到底为什么?”

    李彦心里平静下来,确实,自己已把弥勒教逼进了绝地,她现身也就不奇怪了。但绝对想不到是这样情况下见到他们的教主。还真称得上奇才,头脑才学天下无双。

    本来以为双方有一天会在刀剑中相见,却没想到是这个样子。冷静一下说道:“你既然现身来见我,那就是有想说的,说说你的目的吧?”

    袁紫烟说道:“放过弥勒教徙,我随你处置。”

    李彦摇摇头:“不可能,这一条我不能答应。”

    袁紫烟站起来:“为什么?”

    李彦说道:“你既然是教主,就应该明白,东汉末年的黄巾军起义,也知道大业年间的京州起义,也清楚杨玄感起义,你说我为什么要灭掉弥勒教?”

    袁紫烟说道:“那不过是天书惹出来的,这也是我寻找天书的目的,我想毁掉它,以免遗害天下。”

    李彦冷笑一下:“毁掉,你的所作所为是想毁掉天书吗?”

    袁紫烟说道:“永王殿下,你可见到弥勒教造反?你可见到弥勒教有祸害百姓的举动?你可见到弥勒教投敌叛国?出卖汉家江山?你可见弥勒教祸乱朝纲,祸害忠良?”

    李彦没词了,这些他确实没有发现,一时有些发愣。袁紫烟说道:“永王,我有千百次杀你的机会,我为什么没杀你?我也有太多的机会杀掉皇上,我为什么没杀?我有太多的机会让天下大乱,为什么没干?在你的打击下,我把力量撤出中原,你以为我真的没有办法反击?你的家人全在明面上,我害过哪一个人?”

    李彦说道:“那为什么绑架锦儿?为什么追杀于我?”

    袁紫烟说道:“我绑架锦儿向你提出的条件,有哪一样能危害天下?你可曾听锦儿说我想杀她?弥勒教没有杀过任何人,但你的手上却沾满了多少无辜人的鲜血?咱俩是谁灭掉谁?”

    李彦无话可说,自己对弥勒教的认知都是从锦儿被劫持时开始的。越是了解觉得他们的危害越大,所以用重手法开始打击他们。但这么长时间,确实没发现什么乱杀无辜的事情。但还是说道:“你们利用佛教蛊惑人心,逼良为娼,聚敛钱财,私养僧兵,祸乱天下,哪一条都可以让我灭你们。”

    袁紫烟脸上不屑的表情:“永王,你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没有我们帮助,你那么容易灭掉佛教?如果我们不参与,佛教就不那么干了吗?他们有多大危害,恐怕你比我还清楚。佛教本质是什么?对外人来说,你是借着打击佛教来清除弥勒教,但我却知道你是借着弥勒教的名义打击佛教。别不承认,李锦儿占领西海进攻西域,现在占领西突厥建立新汉,没有弥勒教什么事吧?你不是一样下令驱逐所有和尚,拆毁所有寺庙,灭掉佛教吗?东南半岛、台湾、吕宋、包括西唐,哪一个地方你不是这么干的?这些灭佛行动和弥勒教又有什么关系?”

    李彦不能不承认,李彦确实是利用弥勒教造反这点,让李世民相信,从而支持他灭掉佛教。但也有些不服气的说道:“那又怎样?”

    袁紫烟说道:“确实不怎么样,因为我也想灭掉佛教,否则我不会起名叫弥勒教,就知道你不打击,将来李世民也会打击。”

    “不错,好一个借刀杀人。”李彦说道:“这恐怕是你叔叔出的主意吧?为了道教兴起,打击佛教用这种手段,原来你一直利用我在打击佛教。”

    袁紫烟并没有否认,而是说道:“我的目的达到了,我完全可以换一个名称,不再以弥勒教主名义出现,你完全没办法,因为天下没几个人知道我是教主。”

    李彦也奇怪这点,就问道:“那你为什么又现身呢?”

    袁紫烟说道:“树大有枯枝,就像窦标,他并非是为了建立一个永远的理想世界,他要进行的是恢复他们大夏的天下,根本不受我控制。刺杀你也是他个人都意思,并非我的命令。如果我改名换姓,隐藏下来,难免以后会出现有野心的人想谋夺天下。所以我才来找你,想商量一个办法,同时也让你停止打击弥勒教,别再让无辜的人丧命。”

    李彦奇怪的说道:“找我商量?你怎么知道我有办法?”

    袁紫烟说道:“你安排窦标他们离开中原远去海外,这个方法就不错,所以想求你,放过弥勒教,我们也可以远离中原永不再回来。”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