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二章 敞开心扉,手感好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沈飞清就这样睁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那浓密到让她都羡慕嫉妒恨的眼睫以及那无丝毫瑕疵似透着青柏幽香的肌肤,然后一瞬间,大脑空白,失了主张。

    红嫩唇瓣被辗转描绘,幽香小舌被攻城掠地。

    呼吸,开始急喘,大脑在空白之后,如飘云端。

    沈飞清想推,身子无力,而且不过瞬息之间,她深感到宁明熙这次的吻比之以往任何一次,似乎都不一样,以前的任何一次吻,都是温柔的,急切的,可是这一次,霸道,细柔急节里添了霸道,似在宣夺主权,烙上印记,更好似要将她深深的吃吞入腹揉溺至骨血。

    这样的吻太深入,太震撼,辗转厮磨是他清淡似青柏的幽然清香,以至于,沈飞清在云端起起伏伏之后,原本欲以推开宁明熙的手,渐渐无力的改为攀扶。

    温度开始便得灼热,雅间的窗户不知何时已经紧闭,明明方才还茶香四蕴的气息里,带着躁热,冲动,压抑,释放而缱绻。

    宁明熙一只手扣住她的腰,而另一只手灼热的开始游移,衣料磨擦,空气里似冰似热,似香似淡,只觉玉臂如藕,香肩圆润,肌理细致……

    沈飞清终于是闭上了眼睛,所有的责问与嗔怪,在这一瞬,以吻封缄,他的情意在深吻里传达,她还要如何不接受,还要如何不明白。

    这是真的当真敞开心扉的的情感升华,不需要话语,只是吻里间的缕缕深情便足可以让二人心心意通。

    窗外阳光信旧,人潮涌动,窗内,春光盎好,意乱情迷。

    而不知何时,沈飞清已经软在了宁明熙的怀里,宁明熙趁势拦腰一抱,唇齿相依间,已将沈飞清放在了那繁复而温软的锦绣床榻中。

    “宁……唔……唔……”

    天地倒转间的吟吟之语被尽数吞没在清香的潮海,宁明熙的手开始细细攀上,触及到那温滑如锦缎的肌肤时,也禁不住倒抽一口冷气,手再往上……

    “嗯……”那异样的温软的触感,让沈飞清忍不住惊声一呼,几乎在瞬间,二人的动作皆停,宁明熙微微抬起头,看着沈飞清,看她此时眸光雾蒙水润,衣衫半解,香肩半露,而自己的手停在……

    沈飞清却是轻咬着唇,僵着身子,定定的看着宁明熙。

    四目对视间,雾雾氲氲,她的眼里是面色绯红的他,他的眼里是含羞怒放的她,只一对视,目光流转,宁明熙低哑开口,“真的,好想你。”话一落,手顺势一触,唇,再次落下。

    沈飞清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攻击”,身子本就稚嫩,只觉得两具开始发热的身体隔着薄薄的衣料紧紧相贴,让人沉溺又彷徨,云端花开,梦幻旖旎之中,沈飞清觉得自己真的快断气了。

    只是断气间,天地缭乱间,却觉着那双手在身上煽风点火,四处游移……

    “什么,北拓太子和太子妃返回了?”突然的,一道疑惑的声音飘进了窗户,猛的打断了床榻上正温柔缠绵春色半露的二人。

    窗外一丝清风趁隙徐入,顿时将沈飞清已经丢得七七八八凌凌乱乱的神智收回,同时的,覆在她身上的的宁明熙也停止了动作。

    其实,此处茶社距离城墙之处还有些距离,之所以听得清,本来是二人耳力极好,再是此处位置的确上佳。

    沈飞清也在神智收回那一刻,怔然一瞬之际,看着身上的宁明熙,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你干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