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7章 该做的事情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顾锦悦也不知道自己那样呆坐了多久,她已经丝毫感觉不到寒冷了,就连房间的门被推开,她的父母来到她身边,也丝毫没有察觉。

    “锦悦……”她的母亲来到她身边,轻轻抱着她,话才出口,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顾锦悦回过神,望着自己的父母,扬起唇,笑着问,“哥哥呢?”

    长大后,她从未这样明媚的笑过,她父亲楞了下,抬手按了几下手机,“这是夕辞临终前,录下的。”

    顾锦悦点开那文件夹,里面有三条音频,前两条背景声很是嘈杂,顾夕辞的声音也有些急促,似是做了决定后匆忙录下的很赶的样子。

    一个,是给父母的,“爸,妈,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要怨恨他人,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另一个,是给许明颜留下的,“锦悦这一次,是真的闯了太大的祸,我决定救你,只想用我这条命,来换她的罪孽,希望你,能原谅她。”

    而最后一个给她的留言,显示时间是在另外两条之前的十几分钟,似是做足了准备才录下的,“锦悦,我的确怨过你曾经的无理取闹,可除了怨,更多的是无可奈何,毕竟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尽管我们之间太多的是争吵,但我明白你的性子,可是锦悦,这一次,是我最后一次任着你了。你,该长大了。”

    顾夕辞的声音截然而止,顾锦悦的身子缩的更紧了。

    好像,眼睛有些湿。她已经忘了多久没有哭过了。

    她双眼拼命的摆脱那模糊,死死盯着面前的地面,轻轻笑着,诡异的笑着。

    “哥,你说你对我只是无可奈何,可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切切实实的恨你啊!你一直都那么聪明,爸和妈最喜欢你了啊,可是啊,就是这样的你,让我怨恨,你清楚那种事事都要和你这样优秀的哥哥比较的痛苦吗?我极力不待见你,用尽了所有的恶作剧,而你却极少和我计较,因为我那些拙劣的戏码,根本就伤害不了你。从小到大,我只让你输过一次,虽然打败你的人是阿颜,可他打败你的机会,是我给的,那一次,你输得真是彻底啊,那之后,便和家里断绝来往出国留学了。你走后,爸妈极度纵容我,他们担心因为自己的一点点亏欠,我也会像你一样负气离家。可你知道吗?你走后,再也没有真正容忍我所有劣性的人了……”

    “哥,我好羡慕阿颜,他那样轻易的完成了我长久无法达成的夙愿,可他也那样轻易的让我失去了当时的目的,他就是那灼眼的太阳,是我只能仰望却永远无法触及的。他,就像是你留给我的惩罚一样,在你走后,我失去了一切执着,却多了一个永远无法企及的梦,只会让我痛苦的梦。”

    “哥,你终是回来了,我原以为,我那痛苦的梦就此终结了,可你却是为了那个女人,为了和他同样的理由,再一次丢下了我……哥,你知道我有多恨她吗!她让我察觉到,当初我所对你的一切怨恨,都不是真正的憎恨,我从不曾想真正去害你!可是哥,这一次我真的做错了吗?为什么,你要给我这样的惩罚……哥,我该怎么办……”

    “锦悦!”顾妈妈瞪大了眼睛,看着蹲坐在地上,一会哭,一会笑着,语词不清的顾锦悦,吓了一跳,连忙抓着她使劲的晃了晃。

    可是,顾锦悦却丝毫没有理会妈妈的喊声,只是一个人自顾自的,一遍遍的重复着那几句话。

    “锦悦……这可怎么办啊!”顾妈妈放开顾锦悦,使劲的晃着身边顾爸爸的胳膊,哭着问。

    后者皱着眉,纠结的看着顾锦悦。

    长久,终是叹了口气。

    “有些孽,是他人无法偿还的。”顾爸爸轻轻摇了摇头说。

    天亮的有些刺眼,苏溪渺抬手,遮了遮眼睛,此时,她的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只是不怎么愿意开口说话。

    坐在病床边上正在削苹果的许明颜看到她的小动作,关切的问,“不适应吗?”

    苏溪渺轻轻摇摇头,“还好。”

    尽管面前的这个人,能够感觉到可以相信,可夕辞……她有些不太愿意和他人交流。

    许明颜自然察觉到这些许的冷淡,倒没有在意,他将苹果切好,装在盘子里递给苏溪渺。

    他抬起手,温柔的拂过她前额间的碎发,“渺渺,你有想过将来吗?”

    苏溪渺咬苹果的嘴停了一下,然后,将嘴里那一小块咽下去,一双眼睛,冷淡的看着前方,摇了摇头。

    “跟我回去吧,回到,你的过去。”许明颜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说。

    苏溪渺的神情稍稍冷了下,然后,点了点头,似是认命般的,轻笑着说,“似乎逃得太久了,也该面对过去了呢。”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